清水墨砚

这里是墨水੭ ᐕ)੭*⁾⁾混AHP/凹凸/YYS/那兔以及其他×现主混凹凸☆

【杰佣】记一次普通的GAME OVER

咸鱼第一次交党费×
老夫老妻(bushi)
是个日常,终于皮断了腿的佣兵和杀一放三的杰克×
是没有剧情的糖_(:зゝ∠)_
OOC归我,奈布归杰克√
那么接下来就开始吧☆

————————————
  在绕了不知道多少圈、翻了多少次窗、砸了监管者多少次板子之后,奈布被打晕在了地上。他扶着脑袋,眼冒金星地挣扎着向前走,没走几步就被监管者一把捞回去抱了起来。
  “不打算挣扎一下吗,我的佣兵先生?”面具下面传来的低沉男音染上了笑意。杰克抱着怀里的小佣兵站在圣心医院门前,他的旁边就是一张完好无损的狂欢之椅。不过,不着急,奈布很久没有这么乖乖地被他抱着了,再站会儿也不迟嘛。
  就着躺在杰克臂弯里的姿势,奈布调整了一下小臂上的护肘,“不挣扎了,”护肘上出现了几条明显的裂缝,看来是用不了了,“我的护肘坏了,而且挣扎也没什么意义。”
  “哦?”杰克似乎有些意外,但他还是弯腰把佣兵放在了椅子上。在荆棘缠上奈布的腰的同时,医院上空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其他的求生者终于解开了五台电机,大门的电闸被打开了。
  头顶的钟滴溜溜地旋转着指针,奈布隐约看见医生小姐冲向了大门,园丁小姐和律师先生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过来。杰克也看到了那两个身影,却没有打算移动脚步,反而弯下腰来,隔着面具与佣兵对视:“怎么,想让我杀一放三?”
  奈布没有立即答话,只是直直盯着监管者惨白面具上的那两个小洞,过了好一会儿,却说:“弯着腰,不累吗?”
  “嗯?”被这么一问,杰克呆愣了几秒,便笑了起来,“哎呀,因为是小奈布,所以不累哦。”
  “……”奈布一时竟也不知道该再说点儿什么好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尖有些发烫,应该是变红了。
  面具下的杰克仍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奈布,佣兵的动作、神态的细微变化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小钟的指针转得越来越快,奈布感觉到椅子有了些震动——椅子下的烟花将要被点燃了。园丁小姐和律师先生遗憾地转身朝大门跑去。杰克看到奈布吁了一口气,咬了咬下唇,眼珠转了转,似乎下定了决心。
  “嘿,杰克,凑过来。”他叫他。
  杰克依言凑过去,停在奈布的脸颊旁边。他已经做好了被狠咬一口或者是被头锤的准备——也不是没有前例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自己的小佣兵能有什么行动。
  奈布看着自己面前的监管者。他那张常常带着笑的脸隐藏在了面具下面。他把自己的脸凑过去,飞快地在面具上亲了一口。
  这次轮到杰克懵了。
  烟花被点燃了。杰克捂着被亲的地方,听到即将上天的小奈布带着笑意对自己说:“好了,杀一放三,还是谢谢你了,杰克先生。”最后四个字被咬得很重。
  三个求生者逃脱,一个求生者被送回了庄园。这局,是监管者输了。杰克也确实是输了,他把自己的心都输给了佣兵先生。
——————
小剧场:
当杰克在监管者的餐桌上说起这件事时,厂长嫌弃地往旁边挪了挪——拜托,这家伙自己都快要被小花花埋住了好吗,背景都变成粉红色带气泡的了好吗?这样真的有失监管者的形象知不知道??
厂长:没眼看. JPG

【瑞金】树荫下的浅眠

开学前的挣扎×
从此坠入地狱【bushi】
咳,那么请开始吧——

今天的金依旧缠着格瑞。

正午时分,阳光变得毒辣起来,刺眼的金色太过晃眼,也太过灼热了。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更是不加掩饰地铺满每一寸空间。蝉拉长了声音,令人厌烦地叫着。这不是活动的好时间,参赛者们大多都躲回了自己的藏身之地,依旧暴露在阳光下的,也是步履匆匆。

格瑞的居所离他所在的地点太远,过长的路程对于每一个参赛者而言都是不利的——消耗的体力实在太大,况且天气是如此炎热。权衡了利弊,格瑞干脆找了棵大树,靠着树干坐下,依赖这片树荫抵御阳光的侵袭。

光线无孔不入,叶片间的缝隙足以让太阳投下一些炫目的光斑了。光斑在地上一闪一闪,却不算耀眼,在这里休息总归是不错的。身体放松下来了,精神也跟着懈怠起来,格瑞感到眼皮变得沉重,保持了很久的紧张状态的大脑也有些吃不消了。他似乎无法抵抗来自身体内部的疲倦。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威胁之后,格瑞盘起脚,一手搭在插在身侧的烈斩刀柄上,一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闭上了眼睛。

嘉德罗斯总算是不会来骚扰自己了——至少在这个时间段里。难得的悠闲让格瑞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微微放松了自己的神经。

“格瑞——格瑞——”刚刚放松的手臂肌肉在听到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的一瞬间又变得紧绷,格瑞下意识地就要跳起来。但下一刻他又放下心来。这声音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了。

不一会儿,随着矮树丛“沙拉沙拉”的晃动,金从那里钻了出来。他怎么会来这里?在放下心的同时,格瑞又出现了疑问。但他没有出声,没有起身,甚至没有睁开眼。

他的疲倦是原因之一,而他对金的信任是最重要的基础。格瑞注意着金的动静,听着他拍掉了身上的树叶,然后冲到自己身前。

“格瑞睡着了啊。”金看着格瑞长长的睫毛平静地停在那里,像停在枝上休息的蝴蝶羽翼。他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格瑞的脸——手感很好,格瑞不为所动,看来睡得很沉。他也不打算收敛了,两手并用,揉了揉格瑞的脸颊。看着平日面无表情的发小在自己的手下被揉捏出各种表情,他噗嗤一声轻笑,又赶忙用手捂住嘴,以防自己笑出声吵醒格瑞。

“还好有队友定位,不然可不知道怎么找到格瑞了呢。”金也有些累了,贴着格瑞坐下,靠在树干上,仰头看那被阳光染白了的天空。“这家伙一定是迷路了。”格瑞心想着,自己的发小是个路痴,他也没办法。他又想起金刚参加大赛时撞进大厅的场景。记忆碎片重新被唤醒,小时和金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又重现在眼前。一起采矿、一起修炼、一起玩耍,最后定格在了金曾出现的黑化状态的片段上。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的肩膀。

柔软的金发蹭到了格瑞的脸颊上。金睡着了,脑袋从靠着的树干滑到了格瑞的肩膀上。他无意识地蹭蹭头脑袋下的“枕头”,小声嘟囔了句什么。格瑞小幅度地调整了自己的位置,让金能睡得更舒服,他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可不要把口水流到我的衣服上啊,笨蛋。”格瑞在心里默念。

【伪全员】如何正确携带五岁幼儿出门购物[续]

完全不是全员嗯。
我没有脑洞了所以这是后续也是结尾了_(:3 」∠ )_
我好咸鱼哦×
嗯,设定还是系统出现BUG,大家都变成五岁小朋友啦~
依旧没有CP,不过大概可以代入×
那么请开始吧——


在你挑选儿童牛奶的时候,金又不见了。

你又急又气,自责自己又没有看好他,却丝毫没有办法,只能推着购物车在货架之间寻找那只可以说是活泼过头的小家伙。

广播是没有用的。有一次,你在寻找金的时候尝试着让广播播报寻人启事,但找到他之后,他告诉你,他完全没有在意广播说的话。

心真大。这是你在那之后给金的评价。

你还是在货架之间来回转,生怕错过。正值周末,商场人很多,你不由得有些烦躁,担心金出事。正在你打算去广播找人的时候,你感觉到衣角被人扯了扯。

“我回来啦~”金灿烂地笑着,把手里那袋零食高高举起——那是你最喜欢吃的。他带着一种发现宝贝的语气说道:“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哦!我厉害吧~”

凯莉
“我想要那个。”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的小女孩坐在购物车上,伸长了手指向货架上最贵的那盒巧克力。

你认真地看了一眼价格,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小数点之后,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说:“不行。凯莉,这个价格太贵了吧!”

而且你花的是我的钱!!你在内心咆哮,但是不敢对着这个小恶魔吼——不然绝对会有让自己后悔的结果。

凯莉眨巴眨巴眼睛,瘪瘪嘴,晶莹的水光立即在眼眶里闪现了。你招架不住小孩子哭,凯莉哭的样子楚楚可怜,她的泪水更会容易让你服软。看到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你几乎要把那盒巧克力拿下来了。但一看到那个价格,你全身哆嗦了一下,连忙扭过头:“不行不行,太贵了太贵了……”

看到你这副样子,凯莉瞬间收敛了自己逼出来的眼泪,换上凶神恶煞的表情——尽管那看上去只像是一只小奶猫发脾气而已——然后一口咬碎了嘴里的糖,恶狠狠地说:“要你买就买!啰嗦什么!!”

见你愣在那里,她又狠狠地瞪了你一眼:“快点!!”

“好的没问题!!”你非常迅速地把那盒令人肉痛的巧克力扔进了购物车里。

紫堂幻

他扶了扶快要掉下来的眼镜,一边走一边扳着指头嘟囔着:“今天买了一袋薯片、两盒巧克力、一罐果酱……嗯还有绷带啊什么的……啊包括家里剩下的,还能用到……一共花了……”

因为现在的身高问题,一个不小心,他直直地撞到了你的后背。

“嘶……好痛……”他揉了揉被撞疼的鼻梁,有些不好意思地仰头看着你道了声抱歉。

你摇摇手表示没关系,担心地看着他:“倒是你,没事吧?想什么那么入神呢?”

紫堂笑了笑,说:“我想了想,按照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财产来看,如果我们想继续有肉有素均衡营养的三餐的话,我们应该在某一方面减小开支,比如说这个方面……”

你赞许地点了点头,并和他一起计算起自己的日常开支来。

最后,你们把购物车里很多不必要的物品放了回去。

卡米尔
“确定了哦?”你在走进超市前,把你们俩人一起做好的购物单展开,递给卡米尔让他再好好确定一下,“可不能买其他东西哦。”

卡米尔认真细致地看了一遍,然后扬起头,看着你郑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你推着购物车,他抓着购物车的边儿,一起走进了超市。

既然约定好了,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你这么想着。

然后你就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

在等待结账的队伍里,你随手翻了翻购物车里的东西:“嗯,咖啡……方糖……牛奶……等等?!”

你深入地检查了一遍自己准备要结账的货物,卡米尔扯着自己过长的围巾,一脸无辜地看着你。

“卡米尔,”你不可思议地抓出一袋奶糖,“说好的不买其他东西了呢?嗯?”

小家伙眨巴眨巴眼,上前一步踮着脚掏了掏购物车,掏出一袋薯片,举起来对着你说:“你看,这是你拿的哦。”他看着你似乎还没消气,便又扒拉出两听饮料:“喏,这也是你拿的。”

“还有这个,这个,这个……”“好好好我错了!!是我错了!!卡米尔大人你就停一停吧!!”你双手合十,高举过头,对着卡米尔恳求他闭嘴。

最后你花费了比计划中多了至少一倍的小钱钱。

丹尼尔
什么?丹尼尔?

裁判长变成五岁?

不存在的。世界不就会乱套了嘛。

不是我没脑洞了,真不是。

【伪全员】如何正确携带五岁幼儿外出购物

假装是全员向嗯,设定大概是系统出现BUG然后大家都变成了五岁小孩儿×
很短很蠢的小短篇,OOC什么的都归我。
没有CP,不过代入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还有后续,不过可能会拖很久【bu】
好的那么请开始吧——

安迷修
  在你挑选烤肉用的调料时,小小的骑士扯了扯你的裤子。你疑惑地转头看他,他伸手指向那边的玩具区:“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么?”
  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的展台上琳琅满目,其中最显眼的,是一匹漂亮的棕色毛绒马。据你估计,那匹马应该有现在的小安迷修那么高了。
  小家伙的眼睛里装满了期待的光芒,亮晶晶的,让人无法拒绝。你往购物篮里扔进一袋调料,便牵着喜形于色的小朋友朝那边走。
  他果然是对那匹马喜欢极了,一遍又一遍地摸着它,简直是爱不释手。他眼中的渴望让你动摇了不给他买玩具的这个念头。你数了数自己身上所有的纸币,最后叹了口气,还是把它买了下来。

雷狮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你总觉得,自己似乎只是雷狮出门时带上的侍从而已。
  “那个,那个,还有那个。”“嗻。”雷狮仰头指点自己想要的商品,而你只能是帮他从架子上取下来。雷狮要的,永远都是最高级的产品。你摸了摸自己瘪瘪的钱包,心疼地抿了抿嘴。
  作为未来的海盗头子,小雷狮趾高气扬地走在前面。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还太长了的两条头巾带子,被你握在手里——这是某次你“走丢”之后,雷狮恩赐你可以牵着的。你完全不必弯腰去迁就那带子,因为它们完全够长。
  有点像在遛一只小猫咪。你这样想着。

嘉德罗斯
  明明只是岁数被缩小了一些,身高却完全不一样啊。你拎着一大袋生活用品,看着身边不到自己的腰的小金毛。嘉德罗斯正在吃那种黄黑相间的蛋卷,包子脸一动一动,煞是可爱。
  你正打算迈步向家的方向走,就被他叫住了:“喂,渣渣,”他捏着蛋卷的手,指向另一个方向,“去给我买一个汉堡吧。”
  汉堡?你看过去,那里果然有一家麦○劳。你掂量了一下嘉德罗斯的体重,又看了看自己所剩的钱,蹲下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和嘉德罗斯平视,一脸认真地问他:“你真的想吃?”
  “渣渣废话真多!”他挥舞着那根吃了一半的蛋卷,一脸凶相,却完全没有杀伤力的样子,“快去买!”
  “那,”你点了点自己的脸颊,“你亲我一口,我就去。”
  “……”
  回家的路上,嘉德罗斯满意地吃着汉堡,而你一手拎着多加了盒蛋卷的购物袋,一手捂着被咬了一口的脸。

格瑞
他很是乖巧地跟着你,一声不吭,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神中透露出对新奇事物的好奇。你也乐得省心,推着购物车自顾自地念叨着需要购买的物品,只是放慢了脚步以便小朋友跟上,用眼角余光注意格瑞而已。

格瑞的速度似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一直都是小碎步紧跟着你。直到你们路过饮料区——他放慢了脚步,但仅仅是一会儿,他又跟了上来。

“想买什么?”你停下来,蹲下,视线与他相平,问他这个问题。格瑞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眼神忍不住瞟向货架上的牛奶。

你注意到了:“想喝牛奶?”“……”他没有应声。你不由得笑了出来,伸手去捏他的小脸:“想要买就提出来嘛!格瑞总是这样~”格瑞抬手阻止了你祸害他的脸的动作。

银爵
为了不让他消失不见,你选择在白天带他出门。毕竟手边突然只有一团白色还是挺吓人的不是么。

银爵对此没有表示任何异议——除了眼中的嫌弃。

超市里的灯光白得晃眼,你不再担心找不到他了。银爵不像其他5岁儿童那么闹腾,他捏着你的衣角,亦步亦趋地跟在你身后,只是不时左右转头,带着好奇去审视那些有趣的玩意儿。你倒不必担心什么,只要推着购物车朝目的地走就好了。

多么幸福的生活,你想,不用操心熊孩子,不用为了熊孩子的行为而担惊受怕,银爵这样的乖宝宝简直世界珍宝好么!!!

然后,他在宠物区停住了脚步。

“它们好可爱,”银爵指着毛绒绒的小兔小猫小狗各种小动物,脸上满满的都是期待,对上了转过来的你的疑惑的脸,“我可以养它们吗?”

最后,你们拎着好几个大笼子出了这个什么都卖的神奇超市。

【安雷】两扇门

☆现pa,安雷同居,两个人都是白领的嗯
☆文不对题咳,那两扇门的戏份很少×
☆听歌听出来的脑洞,OOC归我,安雷和糖归你们
☆那个……我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凑不要脸】
那么,请开始吧——

  安迷修家有两扇门,雷狮是知道的。
  他观察很久了,决定今天动手,早去早回,好好地教训一下那个总和自己
  做好了一切准备,他的手里抓着自己买好的万能钥匙,很轻松地通过了门卫,还和路上凑巧碰上的阿姨聊了一会儿。
  “小伙子挺帅啊,有对象了没有?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一个?”打算去跳广场舞的阿姨八卦地笑着。
  雷狮的笑变得有些尴尬:“不用了谢谢阿姨,我先回去了。有空再聊吧阿姨再见!”
  安迷修家在最高楼,雷狮很高兴不会有人来打扰他。抖开手里的钥匙,他开始撬面前那个对自己而言已经非常熟悉的门锁。
  随着“咔啦”一声响,第一扇门被撬开了。“这不是很轻松嘛!”雷狮这么想着,轻手轻脚地把它推开,开始着手撬第二扇门。
  毕竟是防盗门,最后一道关卡也不可能那么好通过,雷狮撬着撬着就走了神。
  他想起以前,他和安迷修的青春时代:两人同一个中学同一个班,仅仅不是同桌——单人单座,但他们只相隔一条过道而已。
  他问安迷修,以后的理想是什么。他闭上眼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警察吧!惩恶扬善,发扬骑士道精神!”毕竟是中学生,中二病还是有的。
  雷狮听了他这小学生般的回答,忍不住笑了出来。“也就你这种榆木脑袋能有这种回答吧哈哈哈”已经是要放学的时候了,他背光坐在安迷修的课桌上,一只脚踩在了曾经一尘不染的桌面上。夕阳打在雷狮身上,他看见安迷修的眼睛亮晶晶的。“那么,我就做一个和你作对的家伙好啦,看到鶸就要踩嘛!”雷狮露出自己的虎牙,“当然,海盗是最好的选择!”
  “你这个恶党!!”雷狮看见安迷修青绿色的眼睛里染上了一抹紫。从那时,他就开始称呼自己为“恶党”。
  挺不错的称呼,很合适。雷狮一边撬锁一边想。安迷修没有做成警察,雷狮也没有做成海盗,他们还是选择了白领这个职业。工作稳定,薪水稳定,生活稳定,很好。
  这锁还是没有撬开。雷狮一直是蹲着撬锁的,这时候腿有点麻。他也不管动静会不会太大而吵醒安迷修,干脆一屁股坐下来,靠着那扇该死的防盗门休息。一边把腿伸展开,活动着肌肉,让那种麻麻的刺痛感尽快消散,雷狮一边想着要不要干脆把这锁眼堵上不放安迷修出去了。正在他舒服地想要打个盹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他差点倒在一双穿着小马拖鞋的脚上。
  “……雷狮?”“安迷修你想害死我是吧?!”雷狮骂骂咧咧地站起来,正打算揪住安迷修的衣服好好地骂上一次,安迷修的速度却比他快了一秒——他把雷狮拽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把印着船图案的拖鞋拿出来给雷狮,安迷修无可奈何地扶额叹气:“你说你为了啤酒离家出走就算了,忘带钥匙你敲个门就好了啊,撬什么锁啊!”
  “本大爷乐意,要你管!”雷狮穿上拖鞋,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瑞金】月色

赛中设定,日本告白习惯有出现嗯。拒绝咸鱼,从发文开始bu
OOC归我,瑞金归你们×
那么请开始吧~

太阳渐渐落下去了。刚从狩猎场出来,格瑞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他就从金那里收到了一条消息:“格瑞!今天去看星星吧!听说今晚是赏月赏星星的好日子哦~老地方见啦☆”看到那串文字后点缀的小星星,格瑞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但也仅是一瞬,好看的唇便又恢复了原本的直线条。

他们所说的“老地方”其实是一个低缓的小山坡,抬起的角度很适合仰望天空。狩猎场离那里不远,格瑞看了看时间,把刀往肩上一甩,架好,便朝着目的地前进。

有一件事,是格瑞不能忽视的,他那颗心雀跃地加快了跳动速度。尽管金的邀请是常有的,但他无法控制自己不感到喜悦。明明能够以发小的身份陪在金的身边,这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了。但是还不够,他贪心地想要更多。想要独占,想要专属。

在格瑞进行思考的同时,他的脚带着他到达了目的地。夜幕笼罩下来了,他凭着记忆走着,小心避开路上的树根石块。直到他看见了那抹阳光般的颜色。

“格瑞!!”金坐在火堆旁边,兴高采烈地朝着他挥手,“这里这里!!”

晚餐是金做的烤肉。味道不错,没有烤焦,这是格瑞的评价。经历了无数磨练,金的独立能力比以前还要强得多了,但他还是会下意识地去依赖格瑞。尽管格瑞嘴上嫌弃至极,但行动上是非常护着金的。这已经成为了凯莉戏谑的话题,格瑞本人却没有什么表示。也许还想把金留在自己身边吧,格瑞有些自私地保护着金。

这个夜晚的确很适合赏月。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只有一轮明月高悬,几颗星星随意地点缀在她周围。格瑞很少见到这样的月亮,她似乎离自己非常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把她握进手里。金也是这样想的,他朝着那个方向伸手,高高地举着手臂,这是个有些傻气的动作。金似乎也意识到了,他把手放下来,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然后转头向着格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格瑞看着金的牙齿闪了闪,心跳也随之漏了一拍。

格瑞的表情总是没有什么变化——就算心中波澜起伏,情感掀起了一个又一个大浪。他压制下自己狂乱的心脏,避免它跳出胸膛。似是无意的喃喃,格瑞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是啊!格瑞也这么觉得吧!”金开心地让目光又回到了那轮月亮上。

果然不能抱有什么希望么。格瑞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这个笨蛋。

还要努力,很久很久呢。

【瑞金】湿漉漉

☆把微博上唯一一篇搬过来嗯
☆二人同居设定
☆OOC归我嗯
☆那么,请开始吧~

  格瑞听见浴室的门开了。
“格瑞——”然后是扑进自己怀里的金毛。
“别靠近我,”他扯下金脖子上的毛巾,得到了对方的一声痛呼,“湿漉漉的。”
  金揉着被因毛巾摩擦过而泛红的颈部皮肤,有些埋怨意味地说:“格瑞你就不能轻一点吗!好痛好痛……”
  格瑞没有应声。他把毛巾往那还带着些许热气的金发上一铺,便擦揉起来。
  “唔唔~”格瑞的力度恰到好处,金舒服地微微仰头,无意识地迎合着他的动作,就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小猫。
  格瑞抿了抿嘴,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边说:“金,把梳子拿过来。”
  金把梳子递了过来,同时抓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凹凸天气预报~明天将会有大雨,请参赛者做好防雨准备~(⋈◍>◡<◍)”
  看着裁判球在花花绿绿的气象图前蹦蹦跳跳,金顺手戳了戳格瑞:“明天记得带伞哦格瑞!”
  “该提醒的是你。”格瑞不紧不慢地梳理着那头金色的短发,感受着手中有点扎手的触感。洗发水的味道并不浓郁,却恰到好处的,能让他闻到。那是他所熟悉的味道。
  金吐了吐舌头:“嘿嘿。格瑞明天会提醒我的吧?格瑞最好啦!”
  “这句话你都说了多少次了,还不腻么?”
  “才不会腻呢!格瑞就是最好的!”[/cp]

【嘉金】十岁的生日礼物

  明明应该是昨天发的,结果今天才发了出来。我明明都撸出来了就是没发上来!
   大赛进行背景,ooc算我的×
  那么请愉快地开始吧↓

“您有一个新的消息提醒~叮铃叮铃~您有一个新的消息提醒~”
  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一边嘀咕着“好困好想睡”,一边伸手去摸索吵醒他的闹钟。
  “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啊……”他眯起眼,努力地把目光聚焦在发出浅蓝色荧光的屏幕上,辨认着几乎是由几何图形拼接而成的凹凸字体,“生日……今天……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金瞬间就清醒了。连被子都没有叠,套上衣服,简单地洗漱以后,他甚至没有吃早餐,就冲出了门。
  嘉德罗斯是被震天响的拍门声和熟悉的声音喊醒的:“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起床了吗!”
  “这种声音,死人都能被你叫醒了吧。”他在最短的时间内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以完美的姿态迎接门外的渣渣。
  看到那张脸出现在门后,金带着惯有的笑,扑了过去:“嘉德罗斯,生日快乐!”
  嘉德罗斯躲闪不及,在脑子当机的同时被扑倒在地上。他也忘记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之前他随口和金提起过自己的生日日期,没想到这个心大的家伙却记住了。嘉德罗斯把身上的金毛扶起来,却是直直撞进了一片蔚蓝。
  他轻咳一声:“今天和我一起出去怎么样啊渣渣?”“好啊好啊!当然可以了!”
  与雷德和祖玛交待好之后,嘉德罗斯就被金用拽的力气带了出去。尽管他完全可以挣脱开,但是他没有。
  这时已经是上午了,许多参赛者开始行动。金眨了眨眼,似乎临时计划了什么,牵着嘉德罗斯,遇见一个参赛者就拦下来,说:“早安!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哦!”
  “哦哦!生日快乐!”“我代他谢谢你啦~”“……”
  “嗨嗨!你知道吗,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哦!”“啊!那、那么,生、生日,快乐……!”“我代他谢谢你~”“……”
  ——————
  在不知道拦下了多少个路人之后,金终于是不再和陌生人搭话了。他呼出一口气,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笑嘻嘻地转头想和嘉德罗斯说些什么时,嘉德罗斯却先开了口:“金。”
  “啊!啊?”被人直勾勾的目光盯着,总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是被嘉德罗斯的目光盯得害羞,还是太阳太过炎热,金的脸颊有些红了。
  嘉德罗斯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谢谢。”
  他把脸埋进了围巾里。